返回上一頁 第四百五十六章 獎勵 回到首頁

第四百五十六章 獎勵
從現代飛升以后第四百五十六章 獎勵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山峰內門弟子少的一個好處就是不用爭奪保送的名額。

林清婉回到赤書峰,將大家叫了來,直接宣布道:“許師弟,清風明月和白童,你們四個都去參加門派大比。”

清風蹙眉道:“金丹期的歷練秘境是和元嬰期的分開?”

林清婉點頭,“所以你們三個得自己進去歷練了,小心一點兒,回頭把好東西整理整理,多點兒防御類的法器。”

她頓了頓后道:“要不我去找婁師弟,讓他把他家進秘境的師侄整理出一批來和你們組隊?”

白童玩著身份玉牌道:“算了吧,我們直接在網上發布組隊信息算了。”

他們前天才通網的,畢竟更遠的大漠里赤虹宗還沒有架設傳輸器,而他們當時身上也沒有煉制傳輸器的材料了。

不過當時林清婉只是看了一下積存在身份玉牌上的信息,除了赤虹宗的人,沒人會給她身份玉牌上發信息了。

她還是更習慣用手機,所以這兩天幾乎沒怎么看身份玉牌。

一聽白童這么說,她就拿出身份玉牌看了一眼,點開他們赤虹宗的論壇,一進去便見頁面上頭頂著一個火紅的標識,上面的標題就是秘境組隊。

林清婉挑了挑眉,放下身份玉牌,頷首道:“行吧,你們心里有數就可以。”

她這才去看屠奇和舒丁,見他們雖然還是金丹期,但身上的靈力都充盈了不少,屠奇還是金丹大圓滿,看身上的靈氣波動,再過幾年,只要有所領悟就可以沖擊元嬰期了。

她滿意的點了點頭,對倆人道:“我們赤書峰還有一個名額,你們二人今年可參加了宗門的比試?”

倆人不好意思的低頭道道:“我們參加了,不過在初選就被篩下來了。”

倆人都不是多有天賦的人,打斗上也不是特別厲害,不然他們也不會選擇做管事了。

所以他們都落選了。

林清婉便道:“那這一個名額就給你們吧。”

她的目光在倆人之間滑動,然后道:“我們離開宗門的這幾年多虧了你二人打理赤書峰,我很滿意,這一個名額是給你們的獎賞,除此外,我手上還有一顆混元丹,你們二人商議一下,或者直接抽簽,誰拿去秘境的名額,誰要混元丹。”

屠奇和舒丁都是眼睛大亮,尤其是屠奇,他之所以想去秘境,也是想多積累一些積分,到時候和門派兌換混元丹沖擊元嬰期。

現在直接就可以拿到,自然是直接兌換的好。

舒丁雖然也是大圓滿,但距離突破還不知道要多少年呢,對于他來說,混元丹可以準備,卻不是那么急切,他更想進秘境里挖一些煉器材料和靈藥,順便積累積分。

宗門的積分可是很管用的,像混元丹這樣緊要和稀缺的丹藥,如果不在宗門中買的話,那只能花上它兩倍,甚至三倍的價錢在拍賣會上買。

論起圈錢,明心宗可比他們赤虹宗還要厲害。

至少他們赤虹宗的寶意閣可是什么法器都有,沒有的還能定制,但明心宗的藥總是會缺最緊要的那幾種。

讓有需要的人恨得牙癢癢。

于是倆人私下商量了一下,屠奇便道:“林師叔,我選混元丹。”

舒丁立即道:“林師叔,我去秘境。”

林清婉便點了點頭,拿出一個玉瓶來給屠奇,道:“你離元嬰還有一線的距離,你的基礎打得不錯,還有壽元,所以沒必要急著沖擊,等一等,有了感覺再沖擊。”

她道:“要是能夠自己沖擊,那就自己沖擊,不行再服用混元丹,你自己判斷。”

屠奇認真的應下,面上有些遲疑。

她便道:“有什么話便說吧。”

屠奇呼出一口氣道:“師叔,弟子有些修行上的疑問……”

林清婉掃了一眼殿中的人,見清風和明月早跟著白童一起捧著身份玉牌在刷了,而許賢雖然端坐著,但眼睛也在不住的瞥向自己的身份玉牌,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坐在她不遠處的易寒更絕,似乎知道此時玩玉牌不好,所以他把身份玉牌放在膝蓋上,他今天換了一身廣袖長袍,袖子長長的,右手往膝蓋上一放,衣服直接擋住了放在膝蓋上的身份玉牌。

身份玉牌都不用手點,直接用神識在上面戳,要是他愿意,眼睛都不用,直接將神識沉進去看。

似乎察覺到林清婉的目光,他微微側臉抬頭看向她,對上她的目光便微微一笑。

林清婉不由一笑,回頭看向屠奇,頷首道:“你說吧。”

舒丁修行中也有不少問題,他們都沒有師父,全是上的赤虹宗的大課,有些問題可以問上課的師長,有些問題卻要自己去藏書樓里找答案,如果連藏書樓里都找不到答案,那就只能自己琢磨了。

此時倆人問的都是他們自己琢磨不出來的問題。

林清婉的修為境界在此,何況她是在下界修煉到元嬰期的,其感悟不少于倆人,所以不少問題她都能指點。

倆人見她毫不嫌棄,猶豫了一下還是將自己一些不太肯定的問題也提了出來。

等易寒回神時,外面天色都暗下來了,他抬起頭來扭了扭脖子,見林清婉和屠奇舒丁二人相談甚歡,此時已經不是在論道了,而是在談赤書峰的事兒,就問道:“晚上我們要不要聚個餐?”

林清婉立即道:“可以,讓食堂準備吧。”

吃點兒新鮮的心情好,而且三年過去,不知道靈廚們的手藝進步了沒有。

赤書峰的靈廚們手藝沒退步就不錯了,林清婉他們走后,赤書峰里吃飯的多是凡人和修為很低的外門弟子了,其余人,筑基以后就要開始試著辟谷,餓了也能吃辟谷丹,簡直不要太簡便。

沒有品嘗美食的人,沒有懂得他們靈魂的人,他們創作的熱情也減淡了不少。

屠奇來吩咐他們做飯菜時也懶洋洋的。

屠奇就道:“林師叔他們回來了,這是林師叔他們點的。”

他道:“晚上師叔他們要聚餐,你們都拿出自己的看家本事來,這兩年琢磨的新菜也選一些做了,一會兒直接送到林師叔洞府外的觀景臺上”

從現代飛升以后 https://hjaju.com/sodu/91600/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