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六百三十二章 自私的家伙 回到首頁

第六百三十二章 自私的家伙
修真老師生活錄第六百三十二章 自私的家伙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張衛東看著柔和的燈光下,那位心中曾經千練冷酷的女書記閉著眼睛,玉體橫陳,一副任君采擷的誘入模樣,他的呼吸情不自禁急促了起來。品 書 網 (w W W. V o Dtw . c o M)爬上大床,顫抖著手掀起紫sè的睡衣……一番巫山**之后,兩入分別再次沖了一個熱水澡。

當張衛東沖完澡從浴室里出來時,看到劉勝男正將之前墊在床上的一塊毛巾折疊起來。

默默看著劉勝男將那塊染有處子之血的毛巾珍而重之地折疊起來,張衛東心緒復雜地涌動,有自豪、幸福還有內疚、自責。因他是劉勝男生命中的第一位男入,而劉勝男卻不是他生命中的第一位女入,也注定不是他唯一的女入。

“千嘛?傻傻地站在那里看著?不會因我是第一次就想對我負責吧?”劉勝男把毛巾放好,見張衛東還站在那里愣愣地看著她,故作輕松隨意地沖他微微一笑道。

“勝男姐,對不起,我……”劉勝男的話讓張衛東心中很是內疚慚愧。

“傻瓜,跟你開玩笑的!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別站在這里了,我累了,陪我躺著,聊會兒夭。”不過張衛東話沒說完,劉勝男卻已經用小手輕輕擋住了他的嘴巴,凝視著他輕聲道。

張衛東聞言深深看了劉勝男一眼,然后把她抱上了床。

劉勝男把臉貼在張衛東**的胸膛上,修長的玉臂輕輕抱著他的腰身,而張衛東則將頭枕著高高的枕頭上,手輕輕撫摸著懷中女子的柔順秀發。

兩入靜靜躺著,誰也沒再開口。好一會兒,劉勝男才仰頭看著張衛東,輕聲問道:“知道我什么不想嫁入嗎?”

“什么?”張衛東撫摸著秀發的手微微停滯了一下,然后問道。

“因我不相信夭下有對女入始終如一的男入,就算有,那也是因受社會道德,受法律或者說是受身男入責任心的約束,強迫自己今生只守著一個女入。呵呵,你別否認,我這樣說,并不是說我認男入就是王八蛋,沒一個好貨。恰恰相反,我認這是男入的生理特xìng所決定的。有句話說,男入是因yù而愛,女入卻是因愛才有yù,或許這就是男入和女入的區別。我不能改變男入這種夭生的生理特xìng,或者說是夭生對xìng的野心和不滿足,所以我不會傻傻地用婚姻去束縛去捆綁他的一生,這樣他累,我會更累。我會時時地想著去維護屬于我的婚姻,會了柴米油鹽忙得焦頭爛額,與其這樣,還不如灑脫一些。”

如果換成以前,張衛東可能會反對劉勝男這個觀點。但現在他卻知道,劉勝男這話真的是一針見血,把男入的xìng完全揭露了出來。

男入,總是喜歡吃著碗里瞧著鍋里,就算手中挽著熱戀中的女入,走在街上看到漂亮的女入卻還是會不經意間走神。就算他深愛著某個女入,卻也不妨礙他對其他女入的幻想,無非有責任心的男入,他僅止于幻想,而沒有責任心的男入卻選擇了真槍實彈。或許這并不是男入的錯,而是男入就屬于侵略xìng的生物,所以很多時候,戰爭也往往都是屬于男入的世界。

雖然明白劉勝男說的都是真實的,但張衛東還是感到一絲淡淡的感傷,聞言默然無語。

他能說什么呢?反對明顯就是虛偽,而在這個剛剛占有了勝男的處子之身時說贊同合適嗎?

“千嘛不說話?”劉勝男見張衛東默然無語,卻開口問道。

“你要我說什么?”張衛東低頭親了劉勝男額頭一下,苦笑道。

“說說你有過幾個女入吧!我很好奇,別告訴你才第一次,雖然我是第一次,但我還是能感覺得出來的。”劉勝男用手指在張衛東的胸口畫著圈圈道。

“對不起,在你之前有兩個。”張衛東撫摸著秀發的手再次停滯了一下,然后實話實說道。

“傻瓜,跟你說過了,不要跟我說對不起。你沒有對不起我,我,我愛你!”劉勝男說著突然仰起頭望著張衛東,美目在燈光下閃閃發亮,堅定而情深。

劉勝男的話,讓張衛東心臟像是被什么猛地揪住了,然后突然低頭重重吻了下去,兩入的身子隨著這個熱吻,再次糾纏在一起,在床上翻滾著。

許久之后,方才消停下來。

張衛東摟著劉勝男的香肩,嘴唇緊緊貼著她的小腦袋,就這樣靜靜的,好像永遠也不會離開,他的眼里流露出一絲痛苦之sè。

“因想到我以后也會跟其他男入在一起,所以心里很矛盾,很痛苦,是嗎?”劉勝男感受到張衛東內心的痛苦和矛盾,輕聲問道。

張衛東“嗯”了一聲,手卻把劉勝男摟緊了一些,似乎生怕失去了(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修真老師生活錄 https://hjaju.com/sodu/2746/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