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五百零三章 難道你回蒲山了? 回到首頁

第五百零三章 難道你回蒲山了?
修真老師生活錄第五百零三章 難道你回蒲山了?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這個,張博士,剛才是在跟楚書記通電話嗎?”雖然最終想起了張衛東口中的朝輝是誰,但陳躍民還是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問道。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實在是這么年輕的小伙子,又只是一個出身平凡的大學老師,直接叫市委第三把手“朝輝”太讓他感到震撼了。就算市委新上任的陳瑾書記或者秦航代市長有事給楚書記打電話,也要客氣地在朝輝后面加上同志兩個字,而眼前這位小年輕呢?張口就是朝輝啊。不僅如此,陳躍民怎么聽怎么覺得,張衛東和楚朝輝講話的語氣很像他和學校里面老師講話的語氣,那豈不是說他的身份比楚朝輝還要牛逼?

一想到這個,陳躍民就感到自己的嗓子眼有點干渴難受。

張衛東點了點頭道:“這件事你知道就可以,人前就不要再起了。”

雖然這個答案早已經知道,但見張衛東點頭親口承認,陳躍民的心還是忍不住重重跳了一下,看張衛東的眼神都變得有些敬畏起來。

到這個時候,陳躍民當然徹底明白過來,什么在四十周年校慶的宴席上,張衛東根不鳥王一然,而王一然又什么這么快下臺了。

人家連楚朝輝都能指揮得動,你王一然又算得了什么,還在人家面前擺威風打臉,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至于張衛東什么能指揮得動楚朝輝,這就不是陳躍民該問該揣測的。

“張博士放心,我不會亂說的。謝謝張博士,我敬一杯。”陳躍民先是神色嚴肅地點了點頭,然后端起酒杯恭謹地道。

“陳校長你不要謝我,只要把文昌縣的教育搞好,就是對我最好的感謝。”張衛東端起酒杯跟陳躍民碰了一下道。

“張博士放心,這么信得過我,我老陳是絕不會讓失望的!”陳躍民仰起頭一口氣把杯中酒喝干語氣堅定道。

這回他卻再也不覺得在張衛東這個小年輕面前講這樣的話別扭了。

張衛東見昔日母校的校長在自己面前自稱老陳,不禁有些汗顏,不過有過跟唐老稱兄道弟的經歷后,張衛東對這方面的承受能力已經強多了倒也沒有特意去糾正,跟著陳躍民一起喝干了杯中酒。

把局長之事談妥之后,兩人又稍微聊了一陣子,而這期間身在吳州市區的楚朝輝也給溫瑞隆撥去了電話,向他推薦了蒲山鎮高中校長陳躍民。

溫瑞隆雖然對楚書記竟然推薦蒲山鎮高中校長接任教育局局長的位置,感到很意外和吃驚,不過剛剛經歷過吳州市官場這場大地震,這個時候就算給溫瑞隆天大的膽子在這件事也不敢再跟楚朝輝唱反調。況且,楚書記能主動出他的人選,不也正是溫瑞隆所期待的嗎?所以跟楚朝輝通過電話后,溫瑞隆連夜便讓秘書把陳躍民的相關資料找來給他過目。

中國的官場是龐大的,一個縣光正副處級干部就有好幾十位,就更別說正副科級干部了。

當然中國的官場也是非常微妙的,級別和實權很多時候是不能等同起來的。就像同樣的正廳級干部,曾天烈當市委書記跟當黨史研究室主任,這手中的實權卻是天差地別。

所以像陳躍民這種既沒有多少實權,級別又只有副科級的干部在平時是絕對入不了溫瑞隆書記的法眼的事實上若不是楚書記到蒲山鎮高中溫瑞隆書記還真不知道陳躍民是哪根蔥哪根蒜。畢竟一個縣實在太大了,一個縣副科級以上的干部也是實在太多了。溫瑞隆作一個縣的一把手又哪里記得住那么多人。

當溫瑞隆連夜看了秘書滿臉疑惑送過來的有關陳躍民的資料后,倒是發現這個陳躍民雖然算不上多突出,倒也是個穩扎穩進的教育系統老同志。

現在文昌縣教育局因王一然的倒臺牽扯的人多,局面也有點亂,讓陳躍民這種穩重的老同志接任倒也不失一個好的選擇,當然最關鍵的還是因楚朝輝書記推薦了他。

張衛東大概八點來鐘就和陳躍民結束了飯局,然后獨自一人慢慢沿著熟悉的街道往家里走去。

不過張衛東還沒到家手機卻響了起來,拿出來一看卻是劉勝男的。

“劉大書記,怎么想到給我打電話了?”張衛東接起電話開心地調侃道。

“想找個人聊天,可是不知道找誰,只好打電話給你了。”電話里傳來劉勝男透著絲誘惑的聲音。

聽到這話張衛東心里莫名地感到一絲悸動,突然間很渴望跟她見個面。

心中這個念頭一起,張衛東幾乎不假思索地抬腳朝鎮委大院邁了過去。

剎那間,黑夜下一道(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修真老師生活錄 https://hjaju.com/sodu/2746/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