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四百七十九章 形勢斗轉直下【懇求票票】 回到首頁

第四百七十九章 形勢斗轉直下【懇求票票】
修真老師生活錄第四百七十九章 形勢斗轉直下【懇求票票】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這種事情我怎么可能知道!”任副主任先是回答不知道,接著反問道:“難道你自己心里一點數都沒有?”

“我要是心里有數,就不會這么吃驚,就不用問你了。938小說網 wWw.938xs.com”曾天烈苦笑道。

一般省里要對某位干部調整職位或者說要調查某位干部,總是有些征兆的,至少事先總會露出一些口風,但像今天這樣,省委領導突然毫無征兆地召開會議,討論一個市委書記的去留問題,實屬罕見。在這點上,倒是跟曾天烈突然拿楚朝輝開刀,拿掉他的公安局局長一職有些類似。但曾天烈拿掉楚朝輝公安局局長的職位,至少之前他們鬧僵過,說起來也是有跡可循的。不像曾天烈事先連一點風聲都沒收到,不僅如此,前幾天他去省里拜訪省委書記和省長時,也沒見他們對他表達過什么不滿的意見。

“這倒是。”任副主任道。

“不管怎么說,謝謝老同學的來電,這份人情我記在心里了。”曾天烈說完便掛了任副主任的電話。

掛掉任副主任的電話之后,曾天烈沒敢有半點耽誤,馬上就給程書記的秘書政撥去了電話。

政并沒有列席省委常委會,此時正在辦公室里猶豫著要不要給曾天烈打個電話。

說起來曾天烈這個人還是深諳官之道的,政雖然只是個秘書,但曾天烈早早就在他身上下了許多功夫,就算最近高升到吳州市當市委書記。有事沒事,曾天烈也沒忘跟政保持電話聯絡,加深感情投資。

就在政猶豫著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政拿出來一看是曾天烈的,并沒有馬上接起來,而是過了一會兒才接了起來。

“領導,現在方便講話嗎?”政一接起電話。曾天烈便一記馬屁猛地拍過去。

要是換成以前,政當然要謙虛幾下,只是今rì卻沒有謙虛。他知道曾天烈在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肯定是聽到風聲了,所以在這個當口沒必要跟他謙讓客套。

“領導正在開會。是關于你的。”政沒有回答曾天烈的問題,而是直接轉到了正題上。

“情況怎么樣?”曾天烈聞言,一顆心一下子被了起來,呼吸都變得有些粗重。

“領導還在討論的事情,我一個小秘書哪能知道,不過你要有心理準備。”政沉聲道。

政是省委一把手身邊的人,他話的分量和可信度跟任副主任當然不一樣。

雖然政沒有明說,但言外之意是再明顯不過了,曾天烈聞言臉sè刷的一下子便蒼白了下來。

不過很快,曾天烈就強行把情緒調整過來。道:“老弟,我們也算是多年的交情了,老哥現在求你給我透個信,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怎么突然說調整就調整了呢?”

“曾書記這件事我還真一點頭緒都沒有。”政回道。

政話這句算是半真半假,真的是。他到現在還真沒理出個頭緒來,但要說一點都沒有,那卻又是騙人的。

“老弟,你就這樣看著老哥落難不管嗎?”曾天烈當然是認政在騙他的,身省委書記的一秘,又怎么可能會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呢?

見曾天烈這樣說。政不禁面露幾分難sè,同時他心里也確實有幾分好奇,聞言想了想最終道:“這件事我確實摸不著頭緒,不過我可以給你個醒,你自己往這個方向好好想想看,問題應該不是出在經濟上,很有可能是在處理某件事上得罪了誰,比如京城里的。”

政這話當然不是無的放矢,程易天是在接了唐興邦的電話后,才突然問他有關曾天烈的事情,可見這事應該跟京城唐家有點關聯。當然涉及到這么高層次之間的通電,他是絕不敢直接向曾天烈透露的。

曾天烈倒知道應該不會是經濟上的問題,如果是經濟上的問題,就不應該是討論他調職的問題,而應該是紀委請他喝茶了。但要說他得罪什么人?除了最近跟楚朝輝鬧得比較僵,曾天烈還真想不起得罪過什么人?至于說什么京城里的人,那更是無稽之談,他最近人一直在吳州,又怎么可能得罪京城里的人呢?況且就算得罪,總也要有個起因吧?

但以政的身份,他的每一句話又絕對是有深意,絕不會無的放矢的。

“應該不會啊,實不相瞞老弟,在吳州這段時間我一直中規中矩,也就這今天上午才拿楚朝輝動了動。”說到最后一句話時,曾天烈心莫名地重重跳了一下。

不會這么巧吧?我今(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修真老師生活錄 https://hjaju.com/sodu/2746/index.html